感冒致“脑残”,但亲情能防感冒

发布时间:2019-05-27 11:20:01 作者:云健康小屋 阅读:1413

  心理导读:最新科学研究发现,人得感冒后,其认知能力会受到一定损伤,影响任务或工作的完成;另外研究还表明,积极的亲子关系和人生观能预防感冒。


  感冒是寒冬里的常客,随之而来的,往往是咳嗽、鼻塞和各种苦楚。然而,很少有人会意识到,引发感冒的病毒不仅可以侵蚀身体,同样也可能对人们的大脑产生影响。

  “普通的感冒引发的‘认知损伤’多源于你酗酒、熬夜或超负荷工作等诱因”,卡迪夫大学心理学教授-安德鲁·史密斯博士从事感冒的认知影响研究工作已逾25年,如果你感冒了,那么对安全系数要求较高的活动(例如驾驶或操作危险性机器)可能难以正常发挥(甚至大打折扣)”

  除研究感冒对认知的影响外,研究者对易感人群的易感原因也展开了探究。新的研究表明,亲子关系和积极的人生观可以有助于感冒的预防,而压力则会降低免疫系统抵御病毒的能力。

认知损伤

  在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,史密斯先对189位被试者做了一系列基准认知测试(来确定原来的认知水平)。随后,经过90多天的等待,三分之一的被试在感冒之后回到了实验室进行测试,而其余的健康被试则作为对照组。与对照组相比,实验组(感冒的被试者)出现警觉性降低、负面情绪增多、思维缓慢迟钝等症状。第二轮的测试表明,实验组的反应变慢了,在学习新信息和完成任务(诸如口头推理和语义处理)时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。(大脑,行为与免疫,2012年)。

  研究发现,感冒病毒可以通过干扰神经递质(可能影响去甲肾上腺素、胆碱和多巴胺的传递)而引起以上的迟钝萎靡的症状。在神经递质中,去甲肾上腺素与反应时间相关,胆碱涉及到新信息的编码,而多巴胺则会影响工作记忆(即短期记忆)的速度。

  已有的研究表明,在被感冒病毒感染之后,即便患者并未表现出明显的身体症状,认知损伤依然可能发生。史密斯还选择了15名感冒的被试和10名健康的被试者展开研究,通过模拟驾驶任务进行另一项测试,结果发现,感冒患者对路面突发情况反应更迟缓,更不容易察觉到撞车危险(BMJ公开赛,2012年)。由劳埃德TSB保险公司委托进行的另一项研究显示,2008年英国超过125,000起的交通事故的罪魁祸首,正是患有感冒或流感的司机。

亲情的力量

  卡梅隆大学“压力·免疫·疾病研究室”主任,Sheldon Cohen博士说,病毒可以感染任何人,但最新的研究表明,为人父母的人可能对感冒有某种特殊的抵抗力。在样本数为795人的一项研究中,科恩发现,在接触病毒之后,年龄25岁以上的父母比同年龄段尚未生育的人更不容易感冒,而年龄在18-24岁的家长则未能由于亲子关系的“庇佑”而免于感冒侵袭(心身医学,2012年)。长辈们不易感冒,无论他们婚否,或者子女是否在家。为人父母的好处与病毒抗体水平的高低无关,可见亲子关系并不会令父母们在接触孩子们带回家来的病毒时,抵抗力有所提高。

  这项研究未能解释为什么长辈们不容易患感冒,但研究者推测,亲子关系可能会增强生活的方向感,产生积极的情绪体验,从而增强免疫能力。而年轻的父母在心理方面和经济方面对为人父母尚准备不足,更多地视之为重负(而非动力),因此无法像长辈们一样获得这种(感冒)防护效益,科恩如是说。

  根据科恩的另一项研究,积极的情绪类型或开放的人生观同样也有助于预防感冒。研究小组先测定了193名被试者的情绪类型,随后通过滴鼻剂对这些人施加感冒或流感病毒。尽管有81%的受试者受到感染,最终仅有三分之一的人群感冒并表现出相应的身体症状。拥有积极的情绪类型的人不容易感冒,即便感冒了,所表现的症状也比预期的情况要轻得多。(心身医学,2006年)。

  关于压力侵蚀甚至摧残免疫系统的报道,人们已经耳熟能详。当长期处于压力之下(超过一个月)时,这种显著效应便会体现,生病在所难免。

  科恩的某项研究显示,人际关系长期紧张(例如婚姻不和、工作冲突等)的人患上感冒的概率是其他人的2.5倍(健康心理学,1998年)。而对于失业者和半失业者而言,这种概率高达5倍之多。

  科恩说,承受压力的受试者通常有不利身心的习惯,例如抽烟或蹦极,但这些因素无法解释压力和感冒之间的关联。这种关联可能由细胞因子(协助免疫系统对感染产生应激反应的信使蛋白)所触发,并表现在分子水平上。实际上,感冒所表现出的身体症状并非由病毒直接引起,而是源自于免疫系统对异源物质产生的应激反应。这些蛋白分子可以协防感冒病毒,同时它们也会引起鼻塞流涕。

  长久地置身于压力之下,身体会产生过量的皮质醇(可调节细胞因子水平的一种激素),而过量的激素水平使免疫细胞逐渐变得对皮质醇去敏化(敏感度降低),由此引发细胞因子的大量释放,从而加重感冒的症状。

  当然,压力对普通感冒的影响只是众多心理学研究内容的只鳞片羽。心理学家正在开展心理神经免疫领域的研究,这是一门探究人类心智与免疫系统关系的心理学科。当今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背景,为该领域跨学科合作提供了更多的机遇和更广的平台。

  “行为对免疫系统的影响至关重要”这一事实已经越来越多地被生物医学界所接受,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学与精神病学教授,Janice Kiecolt-Glaser博士(主要从事压力对身体的影响方面的研究)如是说。他还提到:实际上,行为在健康方面绝对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,地球人都这么说。

  译者:海皇

  来源: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

【本文由壹心理用户 海皇 翻译,经由壹心理编辑。非商业转载须保留译者、壹心理与本文链接。商业使用请联系壹心理

   

  心理治疗师写给志愿者的话

  治愈系图片:说好了要一起长大

  心理杂志:爱情,需要的是陪伴


我来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