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昆明,我不写愤怒和悲伤的文字

发布时间:2019-05-23 08:06:01 作者:云健康小屋 阅读:684

壹心理导读:我不写愤怒的文字,也不写悲伤的文字。恐怖主义以愤怒忧惧喂养自身,我不会提供一毫克的养分给它。

如果从南部飞来,你能看到滇池如同双手张开,捧着小小的昆明 和菜头

1

作为昆明人,和菜头  (微信:bitsea) 说:我不想写愤怒的文字,我也不想写悲伤的文字。恐怖主义以愤怒和忧惧作为喂养自身的饲料,我不会提供一毫克这样的东西给它。

从昨晚昆明火车站出事开始,不断有朋友询问我的状况。其实我一切都好,因为我不在昆明。我家人也一切安好,因为昆明很大,火车站只是个很小的地方。但是,我给家人打了电话,通知他们这段时间尽量避开人流密集的公众场所,家里锁好门窗,进出注意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到一种愧疚。昆明是我的家乡,我的家人居住在那里。像昨天晚上那样的艰难时刻,我应该在那城里共同承受才对。而现在我说不好自己究竟是幸运,还是逃兵。我没有经历那样的彷徨无助,却有那么多人问候,实在是让人惭愧。

绝大多数人都是幸运的,包括我自己在内。我听说昆明满城樱花盛放,蓝天都染成了粉红色。只是,有29个人再也看不到了。

在这个时代里,恐怖份子对平民实施无差别杀戮已经成为一种痼疾。这不是偶发的暴力事件,而是至死方休漫长战争。因为无差别杀戮的缘故,无论我在哪里,我是谁,面临着同样的威胁。它昨天是2009年7月5日的乌鲁木齐,它今天是2014年3月1日的昆明。因为它的明天同样指向我,这多少让我心里觉得好受一些。

我想,恐怖主义份子选择昆明大概只有一个理由:昆明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。它总是张开双臂迎接所有人,承诺他们以美好神奇的云南之旅。也正是因为这种毫无防备和全无心机,使得她遭受这样的重创。

这是一场战争,敌人的目的是制造流血,散布恐慌。所以,我不想写愤怒的文字,我也不想写悲伤的文字。恐怖主义以愤怒和忧惧作为喂养自身的饲料,我不会提供一毫克这样的东西给它。

今天早上,我发布了一篇旧文《昆明天空下》,因为我觉得美好是对抗邪恶的最强大武器。和愤怒、悲伤相比,我更愿意一次次提醒世人,昆明是一个何其美好的城市,云南是一个何其美好的地方,美好到和你家乡一样。捍卫这种美好让人内心充满力量,让人明白这场战争将会赢得什么。

对于在无尽惊恐之中失去生命的29位平民,我想为他们唱一首挽歌。这一刻,我希望世间真有所谓灵魂的存在。如此,他们可以见证正义得以伸张,罪行得到报应,可以聆听人们为他们做出的祈祷,终于使灵魂得到安抚,在一个光明灿烂的世界里不再忍受恐惧和痛苦。

无论他们来自哪里,原来想去向何方,我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够找到回家的路途,和亲友做最后的道别,并且和他们的先祖一起护佑自己的亲族。

愿亡者安息,伤者康复,愿所有幸存的人平复心灵创伤。

愿公平如大水滚滚,使公义如江河滔滔。

愿昆明早日痊愈。

原题《祝愿

2

端宏斌 (微信:laoduandeguandian)提出了解决民族矛盾的看法:取消民族政策,淡化民族本身,未来不再有少数民族,只有一个中华民族,这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

3月1日晚间,昆明火车站发生持刀伤人事件。从昆明市政府新闻办获悉,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。截止今日6时,已造成29人死亡、130余人受伤。

昆明恐怖袭击的本质就是民族问题,但是现在的舆论环境决定了,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没人敢公开谈论。民族问题根本就是无解的,看看现在世上那么多的战火和冲突,绝大部分都是种族之间的冲突。想通过某种政策来解决民族问题,到头来只会适得其反。比如,汉族搞计划生育,某些民族就不需要计划生育,这使得该族越生越穷,越穷越生。大量贫穷的年轻人,必定会导致社会不稳定。

奇怪的民族政策,使得一些汉族故意更改自己的民族。有研究说,到2015年,新生儿中少数民族有望首次超过汉族,0-14岁的人口中,少数民族比例有望达到50%以上。真的会有这么多少数民族吗?其实都是汉族人为了享受优惠政策,比如高考加分,硬把自己改成了少数民族。父母中只要有一个少数民族,孩子都是少数民族,这人口能不增加么?

对于一个完全无解,却又客观存在的问题,该如何解决呢?我的看法是,应该尽量的淡化民族的概念。我有不少朋友是少数民族,但是如果你不去查他的身份证,你根本就不会知道他是少数民族。这样一来,还有必要区分民族吗?我认为,全中国就只有一个民族 中华民族。要想解决民族问题,唯有淡化民族本身。

汉族从来就不是一个血缘上的民族,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上的民族。汉族是从汉人演变过来的,而汉人最初的意思就是汉朝的人,因此汉族还不如说是一个民族的集合体。最初的汉族是指炎黄帝的华夏族,此后陆续加入了东夷族、苗蛮族、百越族、西戎族、北狄族。接着又同化了匈奴、鲜卑、乌丸、氐、羌、契丹、党项、女真。如此多的民族,最终变成了今天的汉族。

取消民族政策,淡化民族本身,未来不再有少数民族,只有一个中华民族,这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少数民族的生活有些确实很困难,那就按照扶贫的政策来解决但是在法律上不能给任何优惠政策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没有谁能拥有特权。如果政府在法律上偏袒任何一方,都只会激化矛盾。

原题《恐怖袭击与反恐概念股》 原文有删节

→ 邮箱订阅留下Email,追踪每周心理精选    

心理圈:心理学人都在这里

我来评论